武汉凯丽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没等80后退休养老金就会花光?国家回应:请放心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4-24 18:16

“2035年养老金将要用光”!不久前,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以下简称《报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报告》预测,未来30年我国的制度赡养率翻倍,2019年当期结余总额为1062.9亿元,不过到2028年,当期结余可能会首次出现负数,为负1181.3亿元。

《报告》同时指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到2027年有望达到峰值6.99万亿元,然后开始下降,到2035年有耗尽累计结余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

2035年看似遥远,其实不然。即使年纪最大的80后,到那时还依然没超过退休年龄。

针对《报告》内容,4月23日,在记者会上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指出,对于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问题,中央高度重视,未雨绸缪,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积极的、综合的、科学的应对措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完全能够保证制度的健康平稳运行。

2.66个人养1个人,养老金压力大

国家统计局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人口有2.49亿,占总人口的17.9%,65岁以上人口1.67亿人,占总人口11.9%。老龄人口数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人口抚养比加速增长,这将直接带来对养老保险制度财务可持续性的挑战。

聂明隽说:“上个世纪90年代,大概是5个人养1个人,到2018年底已经下降到2.66个人养1个人。抚养比下降意味着缴钱的人少了,领钱的人多了,如果持续下去,不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会对养老保险的可持续发展产生压力和挑战。”

《报告》预测,2019-2050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在勉强维持几年的正数后,将开始加速跳水,赤字规模越来越大。具体来看,2019年当期结余为1062.9亿元,并将短暂增长到2022年,然后从2023年开始下降,到2028年当期结余会首次出现负数,达到负1181.3亿元,最终到2050年,当期结余可能达到负11.28万亿元。

图片来源:《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

《报告》进一步分析认为,2019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为4.26万亿元,此后持续增长,到2027年将达到峰值6.99万亿元,此后将开始迅速下降,并可能在2035年前后耗尽累计结余。

《报告》称,仅从制度赡养率上看(不考虑人均待遇的提高),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压力正在不断提升,简单地说,2019年由接近2个缴费者赡养一个离退休者,到2050年前后几乎是1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离退休者。

人社部回应:

保证制度可持续,请退休人员放心

我国养老金制度实行“现收现付”,老年人能领到多少养老金,很大程度上要看年轻人能上交多少。目前,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人口红利缩小,如何保障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

聂明隽表示:

一是通过实施降低社保费率综合政策,做大养老保险的“蛋糕”,形成企业发展与养老保险制度发展的良性循环。

4月10号国务院印发了《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其中有两项重要政策,第一是降低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比例,第二是调整个人缴费基数的上下限。这两项政策的实施,不仅减轻了企业的社保负担,还降低了参保缴费的门槛,有利于提高企业和职工的参保积极性,将更多职工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中来,形成良性循环。

二是通过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均衡地区之间的养老保险负担,帮助困难地区确保发放。

当前企业养老保险的运行总体是平稳的,基金当期收大于支,滚存结余不断增加。2018年末,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到了4.78万亿元,有比较强的保障能力。但是客观地说,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地区之间很不平衡,不仅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不统一,基金结余差异也非常大。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结构性矛盾问题是养老保险运行的主要矛盾。从去年下半年起,中央实施了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进展比较顺利,开始有效地缓解结构性矛盾问题。

三是不断增加战略储备基金,今后还将继续做大做强。

从本世纪初开始,国家就建立了战略储备基金,通过采取多种措施,基金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全国社保基金已有2万亿左右的战略储备,而且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工作已经启动,今后还将继续加大划转力度。

四是各级财政对基本养老保险的资金投入是逐年增加的。

今年中央财政安排企业养老保险的预算资金达到了5285亿元,同比增长9.4%,地方财政也相应做出了资金安排。

五是养老保险其他改革正在稳步推进,制度内在的激励约束机制正在进一步健全。

人社部将会同有关部门采取综合措施,积极稳妥地开展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加大基金中央调剂力度、不断提高统筹层次、加强基金监管等,同时不断加强制度的自身建设,使制度内在的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约束机制更加健全。

聂明隽强调,可以明确地讲,我们对化解未来的支付风险是有准备的,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是可以保证的。请大家放心,也请广大的退休人员放心。

养老金中央调剂,哪些地方最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各地养老金的结余大不相同。举个例子:

广东2017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结余9245亿元,是全国最“宽裕”的身份,而黑龙江该项累计结余为负486亿元,位列全国倒数第一。

根据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报告,2016年企业养老金累计结余前五位的依次是:广东、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当期收不抵支最严重的五个省份依次是: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

此外,各省份养老金的当期结余也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的情况。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的《报告》称,2019年当期结余排在第一位的广东高达2000.7亿元,几乎等于排在第二到第十位即北京、湖南、四川、福建、云南、贵州、新疆、安徽和天津当期结余的总和,而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则会高达16个。

养老金的压力,要下一代分担,也要地域间平衡。

去年7月1日,中国建立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各地按比例上缴资金形成中央调剂基金。中央不留存基金,按离退休人数全部向各地定额拨付。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中央调剂基金预算规模4844.6亿元,也就是说各地上缴资金合计4844.6亿元,中央也要将这4844.6亿元全部分给地方。

根据制度安排,某省份上缴额=(某省份职工平均工资×90%)×某省份在职应参保人数×上缴比例;某省份拨付额=核定的某省份离退休人数×全国人均拨付额。

上缴额减去拨付额,就是各省的贡献与收益了。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这7个省份是“贡献”省份。其中广东“贡献”最多,为474亿元。

云南、贵州、西藏上缴预算与下拨预算持平,差额为0。剩余22个地区(含兵团)则为“受益”省份,净下拨资金为当地养老金发放提供了支持。

“受益”省份中,辽宁、黑龙江、四川、吉林、湖北、湖南、内蒙古、河北等地受益资金较多。其中,辽宁、黑龙江受益金额最多,分别为215.8亿元、183.8亿元。